主页 > 硬件叫做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狗年春节期间,中国外文局首度发布了《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大家感兴趣的榜单,依不同的分类而有不同的结果,不过中国外文局概括出了一个重要的通性,就是由于全球「汉语热」的兴起,外国人能说的汉语词彙也随之增加。

《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显示,这两年来中国词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近几年,我于各种场合均为文倡议呼吁,在把汉语文化特色词译成英语的时候,诉诸语音合情合理,因为鑒往知来,古今中外的例子比比皆是。今天看到中国外文局这样的研究结果,格外欣喜。

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中国外文局的报告总结说,在认知度排在前一百名的中国词语中,文化类词语所占的比例最高,而排名最靠前的是中国功夫,「少林」一词更是高居榜首。这份报告的统计资料指出,英语圈国家民众对中国词语认知度总榜单的前十名,由高而低依次是少林、阴阳、元、故宫、你好、武术、气、气功、人民币、麻将。

这十个英语人士心中高频的中国词语,除了「你好」之外,其它9个均已收录于大型的英语词典。而在英语词典收录的这九个汉语词彙里,除了「故宫」是以传统的英译Forbidden City(字面「紫禁城」)流通之外,其它的八个都是以音译的形式为英语所吸收。

英语世界最大、最全、最受尊崇的词典是《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简称OED),这认知度总榜单排行前10的中国词语,均可以在此找到蹤迹,藉由OED,我们可以一窥英语人士对这些概念的认知。「少林」是英语人士心中认知度最高的中国词彙,OED直到2006年才正式将之纳入,其定义如下: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OED的词源解释道,Shaolin源自中国河南省的一座佛寺之名,始建于西元五世纪末(thename of a Buddhist monastery in the Henan Province of China, built in the late 5th cent. A.D.)。Shaolin的第一条书证(quotation,有书面出处的例证),首见于1964年的美国武术杂誌《黑带》(Black Belt):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在中国外文局公布的前十名榜单中,OED直接收录了如下的8个汉语词彙,全以音译的面貌进入英语,落户成为英语的一份子。词条的细节从略: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OED目前尚未收录「ni hao」(你好)这个词条,不过有关它的书证倒有一则,列在prolong(延长;拉长)这个词条底下: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这条「ni hao」的书证出自美国作家马克・萨尔兹曼(Mark Salzman)1986年的自传体小说《铁与丝》(Iron & Silk)。萨尔兹曼在1980年代之初到过中国长沙,这本书是他的回忆录,记述了他作为一名英语教师在中国生活、学武术的经验,1990年还拍成了同名的电影,广受好评。

作为纯粹的语文词典,OED未收百科性质的「Forbidden City」(故宫)这个词条,不过仍以书证的型态加以记录,一共有3处。第一则书证引自英国作家丹尼斯・布拉德沃斯(Dennis Bloodworth)1967年的《中国窥镜》(The Chinese Looking Glass),讲述了明思宗崇祯帝的自缢殉国: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Forbidden City的第二则书证,出自美国着名外交家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1979年的《白宫岁月》(The White House Years),他回忆了1972年2月尼克森到中国访问时所参观的景点:

全球汉语热兴起,「功夫词彙」最受英语人士欢迎

此外,Forbidden City也以书名之姿,成为OED一则惯用语的书证来源。英语世界其它几部语文和百科兼收的大型权威词典,都以完整的词条正式收录了Forbidden City,如《兰登书屋足本英语词典》(Random Hous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Unabridged)、《美国传统英语词典》(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新牛津英语词典》(The New Oxford Dictionary of English)、《柯林斯英语词典》(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

汉语词彙音译化趋势

中国外文局发布的这个《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立即在春节假期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热烈的讨论。随着中国整体国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之姿现身英语世界的中国词彙,估计只会越来越多。

「饺子」的英语几乎总是译为dumpling,2006年,OED纳入了汉语拼音的jiaozi。「红包」的英语原作red packet或red envelope,OED在2016年也收录了汉语拼音的hongbao。OED里类似的例子其实还有许多,并得到丰富书证的支持。「故宫」的英译长久以来均作Forbidden City,依此态势发展,转写自汉语拼音的Gugong,说不定哪天就为英语所收,并逐渐将Forbidden City这个标準答案取而代之。汉语的「你好」、「谢谢」、「再见」,或有可能在不久的未来就以nihao、xiexie、zaijian进入英语,成为英语的词彙。

写到这里,我不免想到了华语女子流行演唱团体S.H.E的《中国话》: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孔夫子的话越来越国际化/全世界都在讲中国话/我们说的话让世界都认真听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