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硬件叫做 >往事再叙──她一次一次的调整,好比与过往一剑一剑的对决。 >

往事再叙──她一次一次的调整,好比与过往一剑一剑的对决。

往事再叙──她一次一次的调整,好比与过往一剑一剑的对决。

等到最后的打样本被製版厂外务于午夜收回,我突然翻查了合约签订日:一六年一月,洽谈作业甚至启动得更早,在一贯相约的咖啡馆,听玉慧娓娓道来独特的欧洲履历;多数时候、我像是面对卓越的情感收纳者,只能不断在她文中话尾偷偷调阅合适的编辑素材,譬如那些无缝如铁的慕尼黑忧郁日常、那些空间跨度甚广的情绪景致、那些在时差里重複往返的爱恨……当下每一秒沾满了迷人的异乡口音,而大面落地窗外仍持续着台北的不安与躁进。

后来一年时间,将此二册文字定调为「对照」,关于书写(短篇小说与札记散文)、关于阅读(左翻的横式孤独与右翻的直式抒情)、关于情感(创作者的真实与虚构)、也关于年代(更好更坏的过去与现在)。十年途经,重新检整、翻修如一回她意念的考古,我们逐步推敲记忆里的旧细节,当初的思虑轮廓、现实的身影行迹与一切的前因后果。譬如她说:「傍晚,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像眼下如此这样继续活下去。」我总希冀在编辑过程里,找出某些埋藏在看似无关紧要的子句里的生命母题、暗藏在文字里的秘密,究竟当下她何以形成如此心境?为何在巴伐利亚的蓝色光下,情愿坦露无遗?

她改写而我重读,她一次一次调整好比在与过往一剑一剑对决,而编辑试着从旁构造二件新的意念的容器,以之盛装、承载,让书的新面貌真正能成为作者的脸。我想、那样的秘密我找到了。《日记蓝》是一次全面性窥探而《感情世界》是十数种共舞,强烈的文字光色下,一虚一实的呼应、对照,即是陈玉慧的平衡与完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