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硬件叫做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从大陆到台湾,从战场到戏台,在动荡的年代里,这厢锣鼓喧天演戏唱歌,那边远处却是砲声隆隆。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一起经历在贫困战乱中激荡戏剧热情的岁月,而今他追忆这如歌年少,提笔一五一十地记下青春往事,希望纪念那些曾经一起做梦的戏剧伙伴们。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谈老年:「这是一种境界」
大家的「老朋友」孙越出书了,这是他唯一一本亲笔写作的自传性质着作,记载了他童年生活的点滴,一甲子前军中剧队的生活经验。不过,不同于一般传记,孙越写下这前半生的自传,并不光是为了记录自己的青春年少,最主要目的其实是记下那个时代的故事,曾经一起演戏的老友们身影。

这本书完全是孙越亲自用iPad一字字输入,没有假手他人。他笑着说自己可不是一般刻板印象中的老人家,对3C产品可熟悉呢!「我从第一代iPad就开始用了。」虽然高龄84岁,孙越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老人,他瞇着眼笑说:「老年是种境界,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

是哪种境界呢?新书中收录百幅孙越从年少到进入演艺圈的重要历程照片,有张照片孙越特别喜欢,那是拍摄于冬日的天津小巷口前,背景是枯枝老屋,一片萧瑟寂寥,但孙越却深爱这意境,那好似「身体会朽坏,但我的内心可是一天新似一天。」

何谓老?孙越说,一般人可能界定65岁开始步入老年,老年可能会生病、没钱,还会失去老朋友,老年是种必然状态,就像过了秋天,树上枝叶枯黄飘零,入了冬,山川结冰成银白世界等,生命如同四季递嬗,重要的是,即使在世上最后一刻,「你选择以甚幺态度来过活?」孙越很庆幸他这84岁的老人有30多年主的看顾,让他找到生命的源头,「我虽病痛缠身,现在是论天数算自己在世的日子,但我是更积极过好每一天。」投身公益、积极传福音,孙越到老年活得更精采。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谈老友:「他们不能被历史遗忘」
但孙越有个遗憾,「我整理思想自己的一生,我怀念的是,有一个时代里有一群人,如果让他们的身影就这幺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我觉得心有不甘也很可惜。我要为他们说些话儿。」这群人是孙越从1949年到1963年,在军中剧队认识的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当年他们是怎幺工作和生活,没有人记录下这些,但他们对日后华人娱乐圈的贡献非常大。」

老成凋零,这些名字逐渐被遗忘,孙越希望透过着书留下历史记录与文献,他从 2012年10月开始构思写作,将记忆时光倒流至5岁被逼着学京剧,开始和戏剧结下不解之缘;16岁考入青年军,演过老舍的《国家至上》、曹禺的《原野》;19岁加入装甲兵,来到台湾进入水牛剧团,开始军中剧团生活;22岁他因戏结缘,遇上他暱称「小护士」的真命天女,后来成为相守一生的爱妻;故事一直写到33岁他离开军中,前往大银幕发展。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这里有他们的故事,我的成长。」回忆往事,历历在眼前,孙越将这些老朋友的名字,如数家珍地一一记录在书中,「我感谢主给我这幺好的记性,我想就是为了今天要写下这些人和那些人的故事。」字里行间没有太多修饰,孙越说,「我用最诚恳的态度来书写,尽量原汁原味呈现那个年代的人事物,包括一些方言粗话。」

往事如歌,岁月如流,提及老友,孙越也忍不住轻声哼起自己最喜欢的一首歌《老黑爵》,恰似他写作的心境:

「时光飞逝快乐青春转眼过 老友尽去永离凡尘赴天国
四顾茫然残烛余年惟寂寞 只听到老友殷勤呼唤老黑爵
我来了我来了 黄昏夕阳即时落 天路既不远请即等我老黑爵」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谈往事:「军中剧队滋养了我」
16岁加入青年军,19岁来台湾展开军中剧队生活的孙越,在那动荡的年代,经常是一边打仗一边演戏,他守过卢沟桥一个月,八二三砲战时人在金门,趴在床下听着砲弹呼啸轰隆。<

当时尚未信主的孙越,在这生死关头处也不免开始省思:「究竟我是个好人还是坏人?身后将往何处去?」在那几天你来我往的砲轰中,每天都有年轻的生命消逝,中学的学长杨学忠少校阵亡,平日在门前那口井打水的妇人,头颅被砲弹削去了一半,而他也必须面对自己也随时可能死亡的威胁。由于母亲的缘故,孙越11岁起信奉一贯道,但这一刻,他第一次清楚知道自己并没有觉得平安。

在那段烽火岁月中,孙越印象深刻的是边演出边躲砲弹,「当时不知谁协定的,两岸单打双不打,也就是单数日子对岸砲打金门,双数日子我们回敬过去。」这样你来我往的砲轰使得剧团演出常受影响,正演到某个「笑点」或高歌一半时,砲弹打到了附近,大伙儿立即趴下,等砲声远了再站起来继续演继续唱。孙越自己也忍不住佩服那年头军中「干戏」的敬业精神。

从19岁到33岁,从水牛剧团到空军大鹏话剧队,不论是烽火威胁或拿不到薪饷的贫困窘境,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都坚守戏剧岗位,他也从无知的戏剧爱好者到历经各种教导渐渐懂了戏,军中滋养了孙越的演戏天分,但随着电视电影的兴起,孙越也得寻求更大的表现空间,1963年7月他离开了14年的军中剧队生涯。孙越特别请人帮他在金门太武山「毋忘在莒」前摄相留影,做为军中生涯的最后一瞥。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谈父亲:「我终于原谅了他」
这本书记录了孙越的前半生,包括孩提时与父母亲的相处,同时不讳言当年父亲外遇离家,带给母亲和他的伤害。透过追忆书写自己父母的故事,「我发现我竟能谅解我的父亲,与他和好了。」孙越的父亲在他十岁那年因工作应酬往来认识了舞女,在外同居并抛下妻儿,母亲因此抑郁而终,孙越日后虽然信了主,但每思及父亲给家人的伤害还是耿耿于怀。

但这回透过书写回忆父亲与自己幼时相处的点滴,他看见了过往他不曾在意、父亲对他的那份爱,也渐渐谅解,父亲当年在洋行做业务为求好成绩,频频交际应酬而沾染了坏习惯,「父亲确实也有软弱之处。」釐清了这些纠结的情感,孙越终于能坦然地看待父亲,不再有所遗憾。「我现在连作梦时梦见他,感觉都不一样了。」这也算是写这本书的意外收穫。

父母亲失败的婚姻给孙越很大的警惕,书中也记载了他和妻子的爱情故事。孙越暱称她为「小护士」,为了赢得美人归,当年他还很勇敢地主动劝退和他一起追求小护士的好友呢!而在求婚的时候,孙越心中暗想着当年父亲遗弃母亲,母子俩受苦的情形,于是发誓和小护士结婚后永远不跟她离婚,虽然现今演艺圈的婚姻多半不易维持,但孙越夫妻相守一辈子仍然感情弥坚。谈起婚姻维持之道,孙越说:「婚姻不是顺其自然,是时时刻刻都要经营。」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孙越说,他和小护士的个性其实大不相同,他形容是「180度不一样」。他谈笑风生爱热闹,但妻子是个安静不喜喧譁的家庭主妇;孙越对东西收拾不是很在行,书房总是凌乱,但妻子却是个井然有序的人。然而,「她包容,我妥协。」生活中的小冲突难免,但细数这超过半世纪夫妻相处,孙越说最重要是要有那颗在意对方的心,「很多事就能改变。」

写戏、写情、写爱,亲笔写下生平却只记录到33岁,孙越说,进入电视电影阶段后,很多资料均可在网路查到,无须再多言,但这段没被记载的岁月格外珍贵。这是孙越的前半生,戏剧热情的萌芽和成长,而他那一辈的人大多也跟他一样,从舞台剧到电视电影始终坚持戏剧热情,「人最宝贵的是信念,是种生于舞台,死于舞台的热情与执着,我很庆幸能记录下这个时代故事。」


孙越的青春纪事 
1930年生于东北瀋阳
1949年随装甲兵到台湾进入水牛剧团
1963年离开军中剧团跨进电影圈
1979年与陶大伟、夏玲玲合作短剧节目《小人物狂想曲》
1981年与陶大伟共同出版唱片《朋友歌》
孙越的重要经历
1969年《扬子江风云》获第7届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1981年受陶大伟影响受洗成为基督徒,开始推动公益
1983年《搭错车》获第20届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1989年退出演艺界全力投入公益
2010年获电影金马奖特别贡献奖
现为中华民国总统府国策顾问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往事如歌 舞台青春如梦 孙越和他的老朋友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