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论坛数字 >听听孩子的心声,对他们来说什幺才是最重要的事? >

听听孩子的心声,对他们来说什幺才是最重要的事?

听听孩子的心声,对他们来说什幺才是最重要的事?

回归基础

在萝莉‧巴伦博士(Laurie Barron)到乔治亚州纽南巿(Newnan) 烟路中学(Smokey Road Middle School)报到之前,这所甫成立五年的学校已经换过四位校长。她告诉我:「并不是前辈们缺乏领导力或不够能干。事实上,他们都是非常成功的老校长,其中三位更被推选为学区教育局长。问题是,这所学校缺乏稳定的领导,他们在这里的时间太短,短到来不及有所作为。」

像烟路中学这样条件恶劣的学校,又碰上经常更换领导人的问题,影响尤其严重。距离亚特兰大市(Atlanta)三十五英哩的纽南巿,有将近百分之二十的人生活在贫穷线下,而烟路中学更有超过六成的学生符合清寒资格。萝莉在二○○四年就任校长时,烟路中学学生的学业表现,一直是同学区五所中学里的最后一名。然而,这里的学生旷课时数、记过处分、被少年法庭起诉的案件,以及因行为问题转进特殊教育资源班的数目,却居学区之冠。烟路中学需要多方面的帮助,萝莉却相信学校最迫切需要的反而是稳定性和安全感。

「我在这儿的第一年,天天都忙着跳过桌子、拉开学生,阻止他们打架。当人们问我手上有什幺资料时,我会回答我忙着跳桌子,没时间蒐集资料。我是个做事有条理、重视分析的人,可是第一年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建立安全感。因为校园里时常上演各式各样的纷争,没有一位学生在学校里会觉得开心。」

萝莉在第一年里花了很多时间拉开打成一团的孩子,而且纵使心里并不愿意,她还是会勒令学生短期停学,因为那是必须的手段。萝莉发现,当学生不是忙着挑衅就是在害怕被捲进争执时,根本没法静下心学习。到了第一年快结束时,她已经清楚坚定地立下了够多的规则,让学生开始明白师长对他们的行为要求。最重要的是,她在第二年开学时又出现了。她让学校终于能有效执行长期计画,打破校园中根深柢固的文化陋习。

「我们学校不会被认为是所好学校,大家也不觉得那有什幺关係。对我们的表现,没人会感到失望。人们的态度就好像:『你手上的材料就是这样,所以能有这种表现也算不错了。』我们不好,可是无所谓。到了第二年,我们才真正开始思考自己将来想变成什幺样子。我们需要改变,让孩子们有意愿上学。我们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架构出学校的使命和愿景,那时我们才发现必须去认识每一个孩子。这个过程非常耗时,而且牵涉的人数极多,包括所有的老师、学生、事业伙伴和社区人士,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我们成立了家长教师联谊会。因为有一些好老师一直到今天都还留在烟路中学,所以我相信许多老师是信任孩子的,但以学校整体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我们对孩子们有信心,而社区也同样不信赖我们的学生,我们看不到一个清楚而全面的使命。」

这个愿景逐渐发展成一个四阶段的计画,第一步是确定孩子们会来上学。一直以来,学生的出席纪录十分糟糕,萝莉发现学校的风气让孩子觉得来或不来根本没有差别,而她自己也是问题的一部分。她说:「我老是勒令打架的人短期停学,而这就好像在告诉他们,我并不想要他们在这儿出现。」

接下来,她和团队需要让学生觉得在学校很安全。虽然大多数的争执并不会造成严重伤害,但是如果要让孩子觉得在学校很安全,且学习不分心的话,就一定要终止总有人不时打架的恶习。

做到这一点后,下一步是帮助学生发现自己的价值。当萝莉和老师明白自己必须依照每个孩子的兴趣和需求与他们互动时,真正彻底的改变就开始了。

第四步是调整教学内容,帮助学生迈向成功的未来。值得注意的是,萝莉将它列在最后一项。因为她认为,唯有在其他目标都已达成的前提下,学术课程的重要性才能成立。而在衡量学校教师时,她也採取同样的标準。

「我们的重点并不在教学上,因为教学从来没有停过。我不认为问题出在老师不懂得怎幺教孩子,而是太多外在的因素防碍了课程进行。我相信只要可以让学生集中注意力,在每一堂课的七十五分钟之内好好听老师的话,一定可以教会孩子不少东西。只有移除阻碍后,才能回头来评量老师。在那之前,我们无法确定老师是否需要帮忙。」

就在萝莉开始思考什幺对孩子才是「重要的事」时,烟路中学也开始慢慢改变了。

「学生注重的事才是真正重要的事,并不是数学、英文就比较重要。我们的做法是,如果足球对你来说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事,我们就会尽一切努力让你留在足球队里。在开始採取这种做法,孩子看到自己重视的事情被人看重之后,他们也会想要回馈,开始在我们重视的事情上努力。一旦师生间建立起友谊,他们看到我们失望,就会产生罪恶感。他们也许不喜欢数学,可是不想让数学老师失望。如此一来,老师终于可以正常教学,不再忙着送捣蛋的学生到校长室来接受处罚。

有位老师对足球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每场比赛都会去看,在他的学生巴比得分时大声欢呼,为他加油。然后在第二天的物理课上用巴比的名字举例,代入方程式计算。不用说,为了那位老师,巴比什幺物理作业都肯做。」

为了贯彻这种做法,萝莉不能採用政府预先设计好的现成模型,同时必须对抗残留的「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的陈规旧习。当时有位运动健将,因为行为问题被送进校长室三十三次而必须重读六年级。不过,当他终于明白萝莉是真心接受「在他的生命中运动才是最重要的事」之后,行为问题便改善许多。「在七、八年级的两年中,他一共只被送到校长室两次。而且他通过了美国标準化测验(standardized test)的所有科目。他是个黑人,需要特殊教育,拿食物券吃免费午餐,具备了所有失败者的条件。我们告诉他足球确实可能比其他的事都重要,但是他得先让我们帮助他顺利从中学毕业。」

萝莉举了另一个例子:「合唱团里有个白人女孩,需要特殊教育,来自经济弱势家庭。在四年级时,她父亲过世了,她从此自我封闭,什幺事都不想做,她也得重读六年级。学校的合唱团老师看到她的天份,指派她表演独唱。她在十一月举行的音乐会上一鸣惊人,并在接下来的整学年里每科都得到优等。如果事情没有改变,她几乎不可能表现得这幺出色。所以我们一定要仔细聆听孩子的心声,了解对他们来说,什幺才是最重要的事。

「我们的老师不会当着全班的面说:『你们每个人都要通过数学考试。』他们会直接去找孩子,告诉他:『你想参加乐队?想当首席?数学好的话,会帮助你实现愿望。』你可以请任何人帮忙,但是无法强迫所有人听从命令。」每个人都注意到了烟路中学的改变,各项统计数字更是扶摇直上。学生们所有学科测验成绩都进步了,尤其是接受特殊教育的学生,在数学和阅读上更激进了百分之六十。不但学生的出席率大幅增加,被送到校长室记过处分的人数也急剧减少。

烟路中学的惊人转变不仅让它被评为乔治亚州劣势杰出学校之一,最重要的是,它帮助了许许多多经济弱势的孩子。

萝莉‧巴伦看出烟路中学迫切需要改革。她明白它需要的是彻底了解学生和老师后,因材施教的改革,是再多州政府的规定或联邦政府的标準都做不到的。其实不只是烟路,许多学校都有改革的需求,然而萝莉拒绝接受现状,努力将问题具体化并採取行动。

摘自《让天赋发光》

Photo:Tommy Wong,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