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消费中国 >以民间剧剧力抗官方课纲微调 >

以民间剧剧力抗官方课纲微调

相较于政府近来主导教科书课纲微调,欲藉由教育改变下一代对台湾历史发展脉络的客观认识与灌输大中国主义视角,近年在台湾民间最能展现常民文化的戏剧与电影等大众文化传播管道,却逐渐有带起重新认识与再现遭大中国主义批判、歧视与刻意忽视的日本统治时代与台湾常民生活文化的趋势,并获得不错的收视效果。此一民间引领的无形「认识台湾」潮流,不仅持续扮演维繫台湾文化存续的重要角色,更是潜在建构台湾国族认同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以民间剧剧力抗官方课纲微调

近年以日本统治时代为取材背景製播的电影,较知名且获较大回响的如叙述1930年代台湾嘉农打进甲子园冠军赛的《KANO》、叙述雾社事件的《赛德克巴莱》、穿插叙述在台日本人引扬归日的《海角七号》,以及2008年推出、以新竹客家人抗日为主轴的《一八九五》等。

戏剧方面,近日台视开播的八点档连续剧《春梅》,也以1920年代台湾日本统治时代为背景铺陈故事与呈现当时的社会样貌。

这些作品皆以呈现当时台湾仅台语、客语、原住民语及官方日语的语言文化环境,忠实反映1945年二战结束前台湾人历经不同阶段日本统治时代背景的生活样态,以及当时台湾人的国家、地域与世界观及信仰等,除有不希望受异族统治下的反抗情节,也能以较贴近史实角度「再现」日本统治时代下常民生活样貌,无形中让观众更能了解日本统治时代下台湾社会生活的种种,非透过大中国主义视角,刻意否定与丑化日本统治台湾的50年。

从电影《KANO》可见台湾人1930年代已开始透过「收音机」(ラジオ)收听日本甲子园比赛现场转播及其他广播节目、日本建造嘉南大圳大幅提高嘉南平原灌溉收成、嘉义市街呈现的台湾都市1930及1940年代样貌、当时台湾纵贯铁路南北连通风貌、基隆港扮演的台日交通枢纽重要性,以及更重要让台湾人知道「棒球」并非无缘无故在台东红叶少棒成名后才兴起的运动,而是更早由日本人传入、在台湾全岛透过教育等管道发展下才有的根基等。

从《春梅》一剧,可见1920年代台湾人留学日本、接触左派思想的社会运动、农民抗争运动早已萌芽发展的社会样貌,以及较富有台湾医生家庭及较贫穷农家生活样貌,如女性当时已在看流行杂誌、穿着「洋服」,男性也跟随日本西化风潮,穿起西装等西式打扮,一般民众则仍是传统农家打扮。而日本统治时代的社会控制机制「警察大人」,也在《春梅》及《赛德克巴莱》等作品中可见。

这些作品传递给台湾阅听大众的不只是戏剧张力、男女主角美丑或声光效果而已,更是透过戏剧及电影等大众传播管道,无形将剧本呈现的时代背景「意义」传递给阅听大众,让台湾人观看这些作品时,能够对日本统治台湾的50年有更多认识与连结,进而对祖先一脉传承下来的生活文化及语言有更深入理解与认识。

这对台湾人认识台湾这块土地「完整」的客观过去,而非接受大中国主义视角片面对日本统治时代历史的刻意抹灭、忽略及丑化,有很重要的娱乐兼教育意义存在,无形扮演让台湾人透过戏剧与电影认识1895─1945年这段台湾历史「断层」的重要使命角色,进而让台湾人产生讨论、共鸣与进一步「再认识」的机会。

同样的,能够彰显台湾常民生活样貌的台语戏剧虽早年在老三台时代已有,但都在非热门时段且时间短,不过近年主要八点档时段却可见台语剧愈来愈普及趋势,从早先民视、三立製播台语八点档开始,逐渐到老三台中的台视与华视也自行製播台语八点档,同样获致不错收视效果。

此一民间兴起的台语剧趋势,即使仍遭部分亲中媒体与民众轻蔑及丑化,但在演员们以台语演出台湾常民生活样貌下,经过电视、网路等媒介高收视率的传播,让民众更熟悉于台语的对话及生活样态,无形中确保了台湾语言文化的存续,甚至无形带起部分外省民众学起台语的现象。但除了台语之外,同样希望客语及原住民文化也能透过更多大众传播管道维繫,以维持台湾这块岛屿本是多元的移民社会风貌。

上一篇: 下一篇: